了解东盟国家时间,天气信息、最新汇率,请点击 工具箱
首页 > 菲律宾 > 国家概览 > 主题旅游 > 缅甸和菲律宾多地的东盟世界遗产

缅甸和菲律宾多地的东盟世界遗产

虽然到目前为止,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四十二年历史中,将一千多个自然和文化景观认定为“世界遗产地(WHS)”,而这个认定过程又是漫长和艰辛的。一个景点想被列在这个名单上的前提就是这个国家必须签署世界遗产公约,然后才能提交使该国内的景点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地名单中的议案。接下来,国家必须提交一个该国领土上重要的遗产的预备名单。从这份名单中选出景点,并为每个景点提供一份内容详尽的包括有必要文档和地图的提名文件。每个景点都要有突出的普遍价值并至少符合十分之一的选择标准。

缅甸

所以整个从暂定名单到提名,再到于审议和提名的评估,很容易就花费了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的过程就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意外了。尤其很多联合国成员国缺少充裕的时间,专业知识和资金去完成提名文件或者面临着更为紧迫的社会经济和政治事项要去解决。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缅甸最著名的三大旅游景点,蒲甘,茵莱湖,与古城曼陀罗早在1996年就已经在暂定名单上但是并没有被正式提名。但是幸运的是,这个国家的另一个历史景点“古Pyu 城 ”在2014年得到了认定。
 

由Pyu人民建立起来的最大的城市, Sri Ksetra遗址
来源: http://www.timetravelturtle.com/2013/02/pyu-city-sri-kestra-pyay- myanmar/


 


在大约公元前200年和公元900年间,一群也许来自藏缅高原或者印度的人来到Pyu,在缅甸中心建立了三个州,Beikthano, Halin 和 Thayekhittaya(Sri Ksetra)。Pyu古城址留有这三个石城的城墙和壕沟。它们的文明由北向南沿着湿润辽阔的伊洛瓦底河(Irrawaddy)延伸数百公里,发展了先进的灌溉技术。

这三个城市是被部分挖掘出来的考古遗址,残存包括有出土的堡垒、墓葬、生产场所。此外还有大量建造佛塔的砖,水利设施,有些依旧还在使用。

虽然现存关于Pyu的信息很少,但它们留下的艺术和建筑却显示它们有自己的文字并且有过佛教和印度教的融合。佛教首先在Pyu城实现了其在东南亚的首次扎根立足,并在那里被社会各阶层所接受。Pyu的佛教城市文化在东南亚大陆,广泛传播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继而继续向前将佛法和修道院做法传授到了其它地区。


缅甸地图上Pyu城的位置; 来源: http://globalsecurity.org


 

 

 菲律宾
菲律宾很幸运的拥有六个世界遗产地,三个是自然遗产地:
“图巴塔哈礁自然公园”
“普林塞萨港地下河国家公园” 
“汉密吉伊坦山野生动物保护区”
和三个文化遗产地:
“维甘历史古城”
“菲律宾科迪勒拉水稻梯田”
“菲律宾的巴洛克教堂”.

菲律宾六个世界遗产地组图 ; 来源: http:/tourorganizers.blogspot.com/


 

    就像缅甸地图上所展示的各个Pyu古城之间的距离遥远,菲律宾的世界遗址地“巴洛克教堂”也占据了很大面积的土地。

“菲律宾的巴洛克教堂” 这个拥有数个位置的世界遗产地,包括有四座建于十六世纪至十八世纪西班牙在菲律宾殖民统治时期的罗马天主教教堂。它们位于群岛上的不同位置,两个在吕宋岛北部(帕瓦伊和圣玛利亚),一个在首都马尼拉,另一个在伊洛伊洛的米沙鄢岛中心(米亚高)。

这些教堂有相同的建筑和设计风格,与菲律宾的地理状况相适应(比如,热带,台风和地震)这些对后来此地的教堂建筑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四个被称为世界遗产地的巴洛克教堂之一,位于马尼拉的圣奥古斯丁教堂
来源: http://weddinginthephilippines.com

 


此外它们共有的品质在于庞大又具有重要意义的外形,反应出了在面对海盗和土匪时其反映出城堡般的气质。(为了吓退海盗和土匪)这四座教堂是杰出展示菲律宾对于巴洛克文化的诠释的例子。代表了欧洲教堂的设计建设与使用当地材料和装饰风格相融合所创造出新的教堂建筑实践。

伊洛伊洛的米亚高教堂(见下图)是这些特征的典范,在其最初的两个版本都被海盗掠夺并烧毁后,米亚高人对在建一个教堂的想法感到灰心丧气。但是他们又着实需要另建一个
 

属于四大世界遗产的巴洛克教堂之一,伊洛伊洛,米亚高教堂; 来源: http://balintataw.org

教堂,不但是用于朝拜的场所还是抵御海盗攻击的据点。所以,从第一次受到攻击五十年后,他们决定在Tacas建立第三座教堂,那里的居民控制着米亚高河口,这也是海盗进入这个乡镇的惯常航线。
 

分享到: